<code id='shet'><strong id='shet'></strong></code>

      <acronym id='shet'><em id='shet'></em><td id='shet'><div id='shet'></div></td></acronym><address id='shet'><big id='shet'><big id='shet'></big><legend id='shet'></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shet'></fieldset>
        <i id='shet'></i>

      1. <tr id='shet'><strong id='shet'></strong><small id='shet'></small><button id='shet'></button><li id='shet'><noscript id='shet'><big id='shet'></big><dt id='shet'></dt></noscript></li></tr><ol id='shet'><table id='shet'><blockquote id='shet'><tbody id='she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het'></u><kbd id='shet'><kbd id='shet'></kbd></kbd>
      2. <ins id='shet'></ins>

        <dl id='shet'></dl>

            <i id='shet'><div id='shet'><ins id='shet'></ins></div></i>

          1. <span id='shet'></span>

          2. 西南大学硕士研究生刘明霞的村官生活-启程网

            • 时间:
            • 浏览:11412

              2009年的初夏  ,对西南大学课程与教学论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刘明霞来说是段纠结的日子  。

              通过努力  ,她获得了3个就业机会:一个是去安徽抚阳师范专科学校做老师  ,月薪2000多元;另一个是去重庆当大学生村官;还有一个是回山东淄博老家就业  。

              3条道路就是3种不同的人生  。刘明霞说: “我思来想去难以抉择 ,最后决定听从心灵的召唤 。我来自农村  ,熟悉它也喜欢它  。更主要的是我想改变我的人生和性格  ,我想走一条从未走过的道路——去重庆做大学生村官  。”有一些同学对刘明霞的选择不理解 ,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当  ,却跑去做什么村官  。

              刘明霞的导师  ,西南大学教授李森表示: “在重庆做大学生村官  ,3年考核合格后可转为公务员  。从政和做学术是两种不同的精彩  。从基层做起  ,更有利于公务员的成长 。怕去农村吃苦 ,不敢接受挑战那是不明智的  。”

              “这些优待我很满足 ,但做村官改变、锻炼自己是关键”

              刘明霞家境并不富裕  ,3年研究生的1.8万元学费都是靠贷款 。令刘明霞意想不到的是 ,做了大学生村官后  ,根据国家的学费代偿机制  ,她不但不用支付1.8万元学费  ,反而得到国家退还的1.8万元给她做补贴 。各种加起来刘明霞一共获得了2.1万元的补贴  。

              刘明霞一拿到2.1万元补贴 ,就立刻给弟弟寄去用做上大学的费用 ,帮家里解决了一个负担  。

              由于刘明霞是女生又是外地人  。根据重庆万州的大学生村官政策  ,女生或外地学生将优先考虑工作地点  ,她被分到了离城区较近的长岭镇凉水村 ,担任党支部书记助理  。到了凉水村 ,村里给她分了村办公楼上的1个单独的房间  。为了迎接她的到来  ,还特意给她配了个电视机 。

              对于刘明霞平时的吃饭问题  ,村里则安排她去几个村干部家中轮流吃饭  。乡亲们对这个新来的硕士村官很是热情  ,见到她常常会塞上一把青菜、递来几个鸡蛋、送去几块鲜肉  。刘明霞说: “他们对我这么好  ,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我赶紧自己买锅煮饭 。”

              刘明霞每个月工资1800元  ,和镇里同级别的公务员一样  。除去日常开销  ,她每个月能攒上1000多元寄给家里  。而她转为正式公务员后  ,她在基层的工作经验则按工龄计算 。

              “这些待遇我很满足  ,也很感激  ,当然我做村官并不是只冲着这些来的  ,改变和锻炼自己是关键 。”刘明霞说 。

              “这些收获是我在象牙塔里永远都得不到的”

              在学校时  ,刘明霞性格较内向  ,都不敢和人大声说话  。做了村官后  ,按村里的轮班安排  ,刘明霞开始在办公室学着接待群众  ,协同处理各种纠纷  。

              有次村里有两人闹着要离婚 ,请村干部评理  。刘明霞一时不知该怎样处理  ,马上请村支书过来  。村支书在三言两语就劝和了两人之后  ,又给刘明霞讲解接待来访群众的方法  。

              “这里面除了对村情况的了解、对人性的把握 ,更重要的就是谈话艺术  。有人觉得基层干部头脑简单  ,处事粗暴  。这只是部分干部 ,大多数干部都很有水平、智慧  ,讲起道理来深入浅出  。”刘明霞说 。

              村里开各种政策宣讲会  ,都会有意识地让刘明霞去锻炼演讲  。每次演讲完  ,村干部又帮她指出不足 ,肯定她做得好的方面 。

              为了让刘明霞更快地了解村里情况  ,村干部领着她每家每户地登门拜访  ,学会叩开一扇扇陌生的门  ,并且和门后的人自如交流 ,最终成为朋友 。

              现在的刘明霞 ,在大学生村官交流会上  ,面对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谈起工作也是自信从容、侃侃而谈  。如今 ,刘明霞的性格也逐渐变得开朗阳光起来  ,往日的同学都惊讶于她的变化  。让往日研究生同学更惊讶的是  ,以前只懂教学研究的刘明霞做起农村经济项目来也不含糊  。

              针对重庆市出台的 “两翼”农户万元增收工程 ,村干部让刘明霞协助工作组  ,召开了多次院坝会  。

              张勇和牟军两个养殖企业家  ,来村里了解情况  ,想到村里利用林地养鸡  。凉水村的林地养鸡是将村里空置的土地、林地 ,以每亩300元—500元租给养殖大户  。鸡放养在林地里  ,当鸡养到一定程度后 ,寄养在凉水村的农户家中  。鸡在农家长大后  ,又回收给养殖大户  。刘明霞和村干部一起反复给张勇、牟军讲解村里的各种优惠便利 。在协商中遇到什么障碍 ,乡镇干部、村干部都及时给刘明霞指出  ,让她一次比一次有进步  。最后 ,两位大户在凉水村租用林地2500亩、养鸡5万只  。

              这种农户加大户的养殖方式  ,为凉水村的村民带来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刘明霞又马不停蹄 ,根据相关政策  ,为张勇、牟军申请了 “重庆万元增收计划”大户补贴 。

              “这些事情  ,我在学校时从来都没遇到过  ,刚开始时完全是手足无措  。村干部、乡镇工作人员给了我很多意见  ,有意识地锤炼我  ,让我成熟了很多  。这些收获是我在象牙塔里永远都得不到的  。”刘明霞感慨地说 。

              “我正在创造实实在在的改变”

              在农村的日日夜夜里 ,久居象牙塔的刘明霞开始用不同的视角去看待社会  。

              针对年轻人外出打工多、老人和孩子留守多现象 ,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  ,刘明霞向乡亲们发放了调查问卷200份  ,选取153户乡亲作为样本  。经过仔细调查论证  ,刘明霞写了题为 《农村留守儿童隔代教育问题研究》的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参加万州区大学生村官论坛  ,获得了二等奖 。

              一位乡镇干部表示: “这个报告很有价值  ,我们曾把它给万州区政协副主席阅示  ,我们也在琢磨里面提出的问题和建议  。”

              “和做理论研究不同的是  ,我现在正在尝试改变一些现状 ,实实在在地创造改变  。”刘明霞自信地说  。

              按照重庆市选派大学生政策  ,大学生村官正式录用为公务员后  ,原则上安排在原所属乡镇 (街道)机关工作  。同时  ,为鼓励被录用为公务员的大学生村官继续在村工作 ,表现优秀、群众公认的  ,可推荐参加村 “两委”负责人换届选举  ,纳入乡镇 (街道)党政后备干部培养 。大学生村官录用为公务员后  ,将成为市、区县机关补充工作人员的主要来源  。

              近两年基层生活的锤炼  ,使刘明霞已褪去当时的青涩  ,变得更加从容自信地面对生活了  。一位刘明霞的同学表示: “对明霞的选择  ,有人不理解  ,其实与其在城市排队等候机会  ,不如去农村 。农村比城市更需要高素质的人才 ,到农村去会得到更多重视  ,获得更大的舞台  。”

            (实习编辑:李沫)